Antologia

冷cp自己产粮中。平等院×德川。不逆不拆。头像作者Pixiv id=1934635

Destiny Amour(5)

穿惯了球鞋的德川自然是不习惯人字拖每走一步就会发出的奇怪声音,虽然表面上他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内心却是不停地抱怨这该死的鞋子发出的声音。

“快到饭点了,找个餐馆吃饭吧。”平等院提议道。

“随便你。”德川显然还对自己这一身平等院的衣服耿耿于怀。

不过刚走到集市里,这两位身高几乎一米九,又身材出众的少年,无疑成为了游客里最瞩目的。不时有人转过头盯着他俩看。

“都是你,想出来要穿这个的,现在倒好了,所有人都在看我们。”德川抱怨道。

“kazuya酱真是把什么事都往我身上怪。你这张脸,这个身材,穿什么都会被围观。”平等院回到。

德川便不再说什么,毕竟他也习惯了学校里经常被人盯着看,只是出来度个假,还得经历这些,真是够麻烦。

“那家怎么样,看上去挺有名的样子,很多人呢。”

“噢。”毕竟德川对选餐厅一窍不通,既然平等院提议了,就听平等院的好了。

恰好刚走了一桌客人,他俩便被安排到了露天位上。平等院点了几个招牌菜,德川一边吹着傍晚的风一边发呆。

“我说kazuya酱,对面酒吧里的那个女孩子看你很久了。”

“……”

“没办法呢,谁让kazuya酱身材这么好,还穿背心,你这一览无余的身材谁见了都要忍不住多看几眼吧。”

“所以你让我穿成这样的目的就是让全世界围观我吗。”德川白了平等院一眼。

“真是个没有幽默感的家伙啊。”平等院假装惆怅地摇了摇头,却还是把刚上的菜往德川的碗里夹。“

德川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德川瞄了一眼,叹了口气。

“怎么了?”平等院问道。

“我姐姐问我在哪个国家,她说要找点东西让我带回来。”

平等院哧地笑了出来。

“那么,你打算怎么回呢?我可是从没参加过东南亚的集训,不过你姐姐这个外行,应该也不懂吧?”

“她才没你想得这么简单。”德川喝了口汤。“早知道就和她说我是去东南亚做志愿者。还是算了,这么说她绝对要笑我。”

“或者,你就和她摊牌,说你和平等院出去旅游了。”平等院对着德川邪魅一笑。

德川皱了皱眉,显然对他这个表情很是反感。

“我就回她我忙的不行,没什么时间,连回消息都没时间。”

“这才比较符合你的风格。不过你姐姐一边在家里心疼你忙的不行,你倒是在这里悠悠闲闲地喝汤,啧。”

德川故作冷漠地瞥了平等院一眼,低下头再舀了碗汤。

 

尽管是第一次逛这种样子的集市,不过这德川和平等院既不是好奇心强的小孩子,又不是爱逛街的少女,哪怕面对数不尽的小摊子和琳琅满目的工艺品、首饰、从没见过的小吃以及熙熙攘攘的人群,倒没觉得有什么兴奋。反而是这么窄一条路上总是被拥挤的人群堵住,再加上各种听不懂的语言,叫卖声,歌声混在一起,反倒是让他俩只想赶紧跑到个清净的地方呆着。

“kazuya酱。”平等院一把抓住德川的手。

“怎……怎么了?”

“人这么挤,差点就走散了。还是抓着你的手比较好,至少不会走散。”

“好吧。”虽然手牵手一起逛街对于德川而言已不是什么能让他脸红的事了,但还是在心里偷偷埋怨着:“我怎么可能会走丢……”

走了半天,好不容易走出了集市,他俩找了家饮品店坐了下来。

“我说啊,我怎么可能会走丢啊。”德川说完便低下头猛吸果汁,似乎这股不满憋了很久。

“当然是怕kazuya这种单纯的家伙被人卖了咯。”

“我哪有你想的那么单纯。”

“哈,毕竟社会险恶嘛,像你这种什么每天就知道学习打网球,根本没接触过社会的家伙,说不定被别人几句话就骗走了呢。”

“真是小看我。再说了,那些人会看中我哪点……?”

“真是的,你这张让许多人都迷恋的脸啊,唉,kazuya酱真是对长相毫不在意的人呢。不过这也是你的可爱之处。”

“……”

“还有,你看起来就是一脸单纯很好骗的样子嘛。就像个清纯小男生一样。”

“是……吗?”

“虽然你早就做过许多次了不是么,啊的确,不会有人想到你单纯的外表和气场下,竟然……”

德川一把拿过平等院手里的饮料,顺手把自己的空杯子扔进垃圾桶,转身就走。

“kazuya酱真是一点都经不起调戏。”

“回去了。”

“这么着急吗,哪怕做的次数再多你还是单纯的要死的家伙噢。”

“我可没说今晚要做。”

“好吧,都听你的,kazuya大人。”


Destiny Amour(4)

“说起来,kazuya酱有没有去过东南亚呢?”

“没有。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德川躺在床上,一边吹着电扇,一边听和平等院打电话。

“那不如这个假期一起去吧。你要是同意了,我还得早点订机票酒店呢。”

“什么?真受不了你呢,你难道假期又不训练吗,我倒是好奇你每天过得都是怎样的生活。”德川一边发着牢骚,却又不由自主的从床上爬下来挪到书桌前,从从角落里一堆文件里找出课表和训练时间表。

“kazuya酱整天就是网球网球的,可真是一点都不把我放在心上。”

德川叹了口气,虽说他嘴上总是显得自己忙于网球部学生会,但谁知道他平时也时常想起平等院呢?

“好吧。我假期的确有空,待会吧时间发给你就是了。”

挂了电话,德川面不改色地走出房间,去厨房倒水,却假装随口说了句:“我暑假得出国集训一次。”

“又是集训,你这家伙真是够忙。”

看来家里人早已习惯了自己出国集训,连去哪个国家都没问,德川心里窃喜。回到房间又躺回床上。感叹道,自己什么时候也变得连撒谎都这么熟练了,就如同别人口中高中生为了和喜欢的人出去约会骗父母在同学家写作业一样。不过在同学家写作业这种慌对德川而言是绝对说不出口的,因为家里没人会信,还得引起姐姐巨大的好奇心,德川好像瞬间想到了她那夸张的口气:“kazuya竟然也交朋友了!真是不得了啊,我们全家都得去他家看看!”想到这德川尴尬得赶紧逼迫自己打断自己的想象。

 

“kazuya,你明天几点的飞机,我开车送你去。”出发前的前一晚,德川的姐姐如同前几次送他去机场一样,靠在德川的房门框上问道。

“不,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去就好。”德川被这句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话吓了一跳,赶紧装做没事一样扶起前面无意中碰倒的茶杯——好在里面没有水。

“好吧,看来我明天能好好休息一晚了,这该死的论文,写得我都日夜颠倒了。”说着便打着哈欠走了。

德川这才舒了一口气,好在他姐姐现在正是累得不行的时候,不然必定得嘴上戏弄他几句,德川虽然学会面不改色撒谎了,不过面对他这个姐姐,他那点小心思没几秒就得穿帮。

第二天出门时,德川还特地背上了球拍,虽然不知道那儿有没有场地,不过至少父母不会怀疑到底他是否去的是网球集训。

 

刚拿完行李出了海关,德川就感觉那股海岛的热气朝他扑面而来。他赶紧按照平等院给的地点走去。不过看到一路上走过去的所有人都是背心短裤加凉鞋,德川瞬间觉得自己那身藏青色Polo衫加牛仔裤加运动鞋真是显得格格不入。

“这下子又要被那个家伙嘲笑了。”德川心想。

“kazuya酱。”平等院倒是先看到德川了。“你这个身材和这身正经的要死的打扮,我大老远就看到了。”

“哼。谁会想到这里人穿的都这么凉快。”德川不满道。当然他无所谓别人怎么穿,只是想到平等院又要吐槽自己,便觉得内心一阵不爽。

“好啦好啦,咱们快去酒店check-in吧。”平等院说着往出口走去。

似乎这儿的人们早已习惯了热浪,即使是这种天气出租车都不开空调,只是开着窗任凭热风肆虐。德川看着眼前晃过的完全陌生的风光,反倒是有些沉醉其中了。摊贩光着膀子穿着短裤拖鞋站在集市门口吆喝,放暑假的小孩子拿着冰棍追逐打闹着,游客们穿着泳衣人字拖在海滩边散步。德川瞥了一眼自己穿的,想到:“我穿的这一身,的确是够奇怪的。”

 

德川看着泳池边正晒着太阳浴的人们,看到他们友善地笑了笑。还有被椰子树芭蕉叶包围的一栋栋小屋和全是用木头和树叶造的小亭子。以及热带才有的颜色鲜艳的植物。

他们走进其中一间三角形的小木屋,里面全是木头的结构,颇有东南亚风情的靠枕,窗帘。雕刻精美的木制桌子上放了一大盘水果。落地窗外就是一个小露台,露台上放了两块垫子,加一张小圆桌。露台后面便是一个大花园。

“这里真特别。”德川自言自语道。

“看来kazuya酱已经迷上这里了。”平等院坐在地上看着窗外被风吹得微微摇摆的芭蕉叶笑道。“好了,我们换套衣服出门逛逛吧。”

德川这才回过神来,从包里拿出钥匙开行李箱,不过打开行李箱的那一刹那,他反倒是愣住了。平等院把头凑过去一看,德川在行李箱里那些被叠的整整齐齐的polo衫,还有牛仔裤,运动鞋。

“哈,我就知道kazuya酱的只有这些正是场合才穿的衣服。”

“哪有,不是也有,普通短袖T恤吗。再说了,夏天穿polo衫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德川不服气道。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我选这来度假的原因了,kazuya酱。在这度假穿的随意就行了。不过对kazuya酱而言好像没有这回事呢。”

德川没话说了,毕竟自己绝不是那种度假的时候到处闲逛的人,除了冲浪几乎就没别的了。

“穿我的衣服吧,我们身材差不多,你应该也能穿。”说着平等院扔给德川自己的背心短裤。

德川看了手里的衣服,却迟迟不肯动手换。

“放心吧,这里又没你的那群同学,不会觉得那个正经的要死的德川竟然也会穿的这么随意。反倒是你穿着这一身出门会被别人觉得奇怪哦。”

德川这才动手脱下自己的衣服换上平等院的。

“我换好了,喂,不许笑。”虽然德川早已料到平等院会笑。

“不错嘛kazuya酱,快去照照镜子,哈哈哈哈。”平等院在一旁努力憋着不让自己笑出来。

德川不情愿地挪到镜子旁,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一身宽松的背心,加上沙滩裤。平等院又丢来一双人字拖。“带了两双,很配你现在这一身噢。”

德川叹了口气:“我还是第一次穿成这样。”


Destiny Amour(3)

每天夜里德川回到公寓,平等院也不多过问每天的训练如何,有没有什么趣事,毕竟对于他们而言参加这种集训太多了,几乎都大同小异,也不会觉得内心有太多的波动。每次参加集训都能碰到几个奇怪的人,几个有趣的人,苛刻的教练。但都习惯了,毕竟只是一面之交,若真是能碰到一些发自内心觉得不错的对手,自然而然就会保持联系,他和德川就是如此。所以除非是德川主动说起,基本上每日的集训就如同这些年参加过的每一个集训一样,德川不说,那也就说明这个集训没什么特别之处。

“我回来了。”德川推开门,换下训练鞋,穿上拖鞋。平等院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去浴室开水。

“你的衣服都准备好了,直接去洗吧。”

平等院从浴室里出来时,遇到迎面走来的德川。

“我在床上等你。”平等院故意凑到德川耳边说道。德川面无表情地推开他的脸,走进浴室。

那天晚上一向因为训练强度大上了床倒头就睡到天亮的德川,反而在半夜醒了过来。德川看着屋内一片漆黑,便知道自己醒早了,顺便看了平等院一眼,才发现平等院并没有睡着,而是坐着。

“你,怎么不睡觉。”德川被吓了一跳。

“这句话该我说才是,你训练的不够累吗,怎么半夜就醒?”

想到明天还有比赛,德川便不想和平等院切磋嘴上功夫。直接转过身睡去。

“箱子的隔层里有褪黑素。”德川说道。沉默了几分钟,他听到平等院起身,拖着拖鞋走到客厅里,翻东西,倒水的声音,最后又躺在了他的边上。

 

最后一场比赛结束后,正如平等院所料,德川夺得了这场比赛的第一名。当然一个人坐在观众席上的他也没少听到身边人的评论。类似与“那个第一名长得真帅。”之类的话。平等院虽然双手交叉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内心却是窃喜,德川这家伙这么受女孩子欢迎,可偏偏对女孩子没什么兴趣,真是有意思。

“kazuya酱是想出去吃一顿,还是回去做饭呢?”

“回去吃吧,还想再尝尝你的手艺呢。”

平等院用冰箱里剩余的食材做了几个菜,虽然没有餐馆里的一道道大餐那么丰盛,却正和德川的口味。米饭配上刚出锅还滋滋帽泡的炸鸡,加上土豆泥色拉、鸡蛋卷和味增汤,好些日子没吃日本料理的德川,眼睛都亮了。

“真可惜,忘记买酒了。不然这顿饭一定浪漫了许多,庆祝kazuya酱又赢了比赛。”

的确,德川原本也打算比完赛的那个夜晚,和平等院吃一顿浪漫的晚餐,再缠绵一晚上。然而那晚平等院半夜坐着似乎有什么心事刻意不说,德川也不愿意去问。看着平等院背着自己在水池边洗碗,德川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然而此时他却想不到身边有什么朋友能求助的,鬼前辈?不行,让这么正经的前辈解决恋爱问题,太为难他了。入江前辈?好像可以,但又怕入江又开始演戏,反倒把事情越弄越复杂。德川把手机塞回口袋里。心里有心事,让他提不起什么欲望。反倒开始胡思乱想起来,难道平等院家里出事了?或者是他被禁赛了?还是,他有了别人?算了,别胡思乱想了。直接去问吧。

“我说,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德川走到水槽前问道。

平等院仔仔细细用毛巾擦完最后一个碗,转过身来。

“为什么kazuya酱这么想?”

“以你的水平在网球部里应该是头牌吧,然而这个假期比赛这么多,你却根本不顾网球部的事,实在是不正常。何况半夜睡不着起来坐着,难道不是有心事吗?”

平等院笑了笑,德川果然是个细心的人,于是便反问道:“那么kazuya酱觉得我的心事是什么呢?”

德川的手心里不由自主地沁出了冷汗,自己那些猜想要是说出口,可真会被平等院嘲笑一辈子。然而他又迫不及待想知道平等院内心所想,奈何又不知如何开口是好。

“出去散个步如何?”平等院见德川许久不说话,便知道德川有话不好意思说了。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直到他们走到便利店门口,平等院说要去买饮料。

“喝什么?”平等院问道。

“和你一样就好。”

“我要冰的芬达,你也是?”平等院打开冰柜的手停住了。

“嗯。”

“你不是说不爱喝碳酸饮料么?”

“偶尔一次。”

平等院和德川坐在便利店门口的长椅上,看着眼前空旷的街道上,偶尔有几辆车飞驰而过,带着摇滚音乐。

“我只是稍微想休息一段时间,所以暂时不去网球部。”

德川原本拿起饮料的手,又放了下去。

还没等他开口,平等院又继续说了下去。

“我只是累了,不用过于担心我,网球占据了我整个人生这么多年,还是想看看生活中其他的风景。”

几分钟的沉寂后,德川喝了口饮料,说:“那也是说,我们在网球这一点上,要分道扬镳了?”

平等院随手把易拉罐投到座椅胖的垃圾桶中,说道:“谁知道呢,说不定一段时间后我又是一一种全新的姿态迎接网球,到那个时候我们得在赛场上见了。我到反而担心起来,是不是那个时候我们是仇敌了?”

“在赛场上一直都是。我可要在赛场上堂堂正正赢过你。”

“好好好,到那个时候就轮到我痛哭流涕了。”

“我是认真的。”德川显然对平等院拿自己以前的事调侃颇为不满。

“你要想打败我,还需要努力。我也是认真的。”平等院转过头,盯着德川的眼睛。

德川皱着的眉头这才松了下来。

“我一定会赶上你的。”

这一刻德川的眼神,坚定到了极点,仿佛让平等院回想起几年前他交给德川U17徽章的那一刻。那时候的德川略带青涩,却又是壮志凌云。如今的他,却还是有着这对网球充满激情的心。平等院心里一时有着许多感慨,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最终,全都凝聚成了一句:“好,我等你。”

德川起了身,一口喝下了罐子里余下的饮料,投进垃圾桶。

“我一直都想说。”在走回公寓的路上,德川开了口。

“什么?” 

“你一直是我想要成为的那个人。”德川说完赶紧加快脚步走去。

这次,反倒是平等院一个人在原地呆住了。

Destiny Amour(2)

大一的夏天,德川收到了海外比赛的邀请,德川第一反应倒不是热血沸腾,反倒是有些担忧起来。难得有个夏天,想和平等院出去旅游的美梦便被打破了。不过比赛和恋人间,肯定选比赛,如果问平等院,一定也是同样的回答。

“kazuya,你假期应该没事吧,咱们一家一起去欧洲度假如何?”

德川被他姐姐突如其来的开门给吓了一跳。

“你进门前都不敲门吗?”

“明明是kazuya门没有关紧,好了这个不重要,倒是欧洲旅游,可是要定机票了,在不订就卖完了噢。”

“我有比赛。”德川回答道。

“噢。”德川的姐姐愣了一下。果然忘了自己的弟弟其实是个大忙人啊。平时的她忙得不可开交,好不容易有个假期想出去放松一下,也算是第一次一家人一起出去旅游,她还期待了好一会。然而德川不去,仿佛让她原本兴奋的心情消失的无影无踪。

“以后总有机会的。“德川也想不到什么话来安慰她,只得这么说。

“好吧,好吧,那不如这样吧,你去哪比赛,我们一起去?这样也不错,还能看你的比赛。”

德川一愣,随即说道:“然而我又没法和你们一起玩,我整天都在训练。”

“哦,是啊。那还是算了吧。“

德川看着敞开的房间门好一会,是手机的震动让他转移了视线。

“喂?”

“kazuya酱。”

德川赶紧站了起来,关上房门。

“怎么了?”

“没什么。”

“我刚收到邀请,要去国外比赛。”

“噢,这样。”

“你暑假网球部没事吗?”

“有是有,但也就几天而已。”

“那……”德川欲言又止。

“看来,我得当你的观众去了。”

德川的脸烫了起来。自己家里人都没当观众,却是让平等院去当了观众。

“反正我一个人在家也没事,和你出去晃晃,也没啥不好的。”

“那就有劳你了。”

电话另一头,平等院哈哈大笑起来:“kazuya酱你这是什么口气。就算和前辈说话也不用这么正经吧。”

“你到现在还不知道我不怎么会说话吗?”德川挂断了电话。板了一会脸,又忍不住笑起来,大概是自己也觉得自己总是耍小孩子脾气。

 

“还记得你曾经叫我老妈子吗。”德川结束了一天的训练,洗完澡,坐在床上擦头发。

“记得,怎么了。”平等院正叠着刚从烘干机里拿出来的柔软又温热的衣服。

“我看,你现在更像是老妈子。”德川虽然脸还是一如既往的毫无表情,但眼睛却是狡猾地看着平等院。

“我可不是一个能一个人能出去闲逛一天的人,在家里无聊了就做家务呗。”

“那为什么你的公寓这么乱。”

平等院折完最后一件衣服,把所有衣服抱到架子上。

“这么精致的公寓,我可不忍心弄乱,何况我那个公寓本来就是为了和你放纵的,这个公寓可是你每天训练完休息的,难道说你每天训练完还有力气放纵一晚?”

德川早该意识到没有伶牙俐齿的自己是说不过平等院的,顿时有些后悔自已原本想占点口头便宜而发起了这个话题。

德川把擦头发的毛巾往平等院身上一扔,便躺下睡觉了。平等院笑了笑,提起毛巾往洗衣机走去,顺便关上了卧室的灯。

 

没有训练的第二天,德川还是习惯性地早早醒来。

平等院不在床边。德川疑惑地起了床,走出卧室。

“kazuya酱,快去洗漱吧,早饭马上就好。”

德川原本还没完全睁开的眼睛,看到平等院,突然就放大了好几倍。德川撇过头,忍不住笑了起来。

“kazuya酱,你用你那宝贵的笑来嘲笑我真的好吗?”刚想继续说,锅里一阵“滋”声,平等院只得低下头赶紧给锅里的菜翻个面先顾着锅里的食物。

等德川洗漱完毕,看到早餐早已盛放到了饭桌上。虽然平等院的摆盘一点也不精致,但食物的香气还是很诱人的。

“闻起来不错,至少不用再吃集训基地的土司配炒蛋培根了。”德川望着碗里的米饭,三文鱼,炒蔬菜和味增汤。虽然有根菜一半在碗外面,并不是那么美观。

“我尽力做的精致点了,可是还是不好看。”

“好吃就行了。”德川说着夹了一块三文鱼送进嘴里。

“对了kazuya酱,那个全是爱心的围裙……”

德川刚送入嘴里的米饭差点喷了出来。

“超市里只剩这一种了。”平等院一脸无奈道。

“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有这种趣味了。”

“好了不提这个了,吃饭吃饭。”平等院赶紧猛吃了几口来掩盖他涨红的脸。

也许是许久没吃到日式早餐了,德川吃得很认真,细嚼慢咽为了品尝其中的味道。看到眼前的平等院,想着他每天在公寓里认认真真打扫卫生洗衣服做饭,还真不像他的风格。不过德川心里有个疑惑,平等院的水准,在大学网球部里必然是领军人物,怎么在网球比赛众多的夏天,却是有着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然而平等院最近似乎从不主动提起网球部的事,一定也不是什么好事。看着眼前吃的精光的碗,平等院似乎很是高兴,德川喜欢自己做的饭。德川便不愿意提起这事以免毁了气氛。

Destiny Amour(1)

请先看简介再看文!

cp是平等院×德川。剧情承接《From enemies to lovers》以及《Love is all we need》。所以建议没有看过前两篇的先看前两篇再看这篇噢。这篇讲的是两个人上大学后的生活,有R18内容,有虐,有甜。(前两篇是恋爱甜文,宠溺向。)

(抱歉各位因为电脑上不了lofter用手机客户端更新的拖了好久……希望格式没有问题。)

最后祝各位生活顺利,谢谢你们看我的文~

 

上了大学的德川,生活依旧没有多大的变化。学习,打网球,学生会,大概就是他每天的内容了。德川也终于从别人眼中“高冷的前辈“变成了一个”死板的后辈。德川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网球部里的最佳新人,U17的比赛,加上海外辉煌的曾经,让队友们对他充满了期待。不过德川呢,却也早已习惯了别人崇拜。

也许是能有更多时间和平等院交流,德川倒是觉得大学生活比起高中生活来有趣得多。平等院每次参加地区赛,都会叫上德川来当观众。虽然德川早已预料到平等院肯定会胜利,却还是早早买好车票去找最佳的观赛位置。比起身边全家人一起来加油,或者是一群女学生整齐地喊着口号,德川一个人穿着衬衫牛仔裤静静坐着,实在是有些奇怪。

“我说,为什么你家里人不给你来加油,你倒是找我来给你加油。”德川赛后在休息室里一边给平等院擦汗一边说。

“他们又看不懂网球,来了也是白来。”平等院说道。

德川无言以对。

“倒是你,什么时候有比赛?”

“下个月,你想来?”

“kazuya酱的比赛,我怎么能错过呢。而且kazuya酱肯定不会叫家里人来看比赛吧,台下没有人给你加油,太寒酸了。”平等院笑道。

“哼。”德川不吭声了。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难得你来看我一次,我请你吃甜品吧。”平等院一边穿着上衣,一边揉了揉德川的头发。

德川没有回答,也就是答应了。

“啊,是平等院前辈!”刚走出门的两人,一下子撞上了来观看平等院比赛的后辈们。

“早。”平等院对他们点了点头,德川也礼貌性地点了点头。

“平等院前辈边上的那个,好像是,U17里的那个,叫德川和也的。”

“是啊,没想到他们关系这么好。”

听到背后的窃窃私语,德川不好意思地把脸瞥了过去。

“说来也真是好笑,有些情侣偏偏希望别人觉得他们关系好,你倒是千方百计不希望别人看出我们关系好,kazuya酱啊。”平等院感慨道。

“只是不想被别人在背后说闲话罢了。”德川低声道。

 

不知道何时,他俩就已经习惯了起来生活中有对方的存在了。

只要对方一有比赛,便是坐车去对方的学校观赛。说是去看比赛,无非就是嘴上不愿意承认是想去见恋人罢了。德川也开始学得“狡猾”起来,一到平等院比赛的周末,便和家里人说是网球部要集训,或者是去别的学校切磋球技,事实上是整个周末都泡在平等院的公寓里。

自从在温泉旅馆那次的经历,倒是让德川从此也不再对sex有什么太大的偏见。只要碰面的每一个周六晚上都是在发泄欲望的放纵中度过。德川和平等院每次总能找出点新花样来,把能想到的position都试了一遍,平等院却是喜欢言语戏弄德川,他发现每次看到德川这个傲娇拼命逞强却还是抵御不了欲望的冲击而求饶时,对他来说是莫大的快感。德川却也在不知不觉中,沉迷于在平等院面前嘴硬,这样便能得到平等院更猛烈的撞击与戏弄,平时想想虽然羞耻,但真正交缠在一起时却是本能反应。

德川也只有在平等院公寓床上,才会说出那些一辈子都没说过的话。况且也不会有人会想到那个正经得要死的德川和也,也会在床上喊着放荡的话。

渐渐地,平等院这个小公寓,倒成了德川的第二个家。一到周末,平等院便拉上窗帘,他俩便光着上身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平等院说电影里独居的男子都是这样的。到了要出门了才穿衣服。原本只是因为不想在平等院那一地的脏衣服堆里找衣服裤子,后来却是变成了为了方便随时随地亲热。

这个小小的公寓,原本只是因为大学离家远,平等院又嫌弃家里人一点小事就一惊一乍,干脆出去租了个小公寓。

这个公寓,却也在德川一次次拜访之后,变得不再是那么平淡,承载着许许多多零星记忆。

窗帘里透过的阳光,满地的脏衣服裤子,床头的饮料瓶子,水槽里堆积了几天未洗的碗,书架里胡乱摆放的书,还有墙上挂着的球拍。每一个角落都有着他们缠绵的身影,还有德川捡起他地上的衬衫往身上一披去窗边看风景时候的样子,两个人躺在地上诉说着最近发生的趣事,在厨房里一边亲吻抚摸一边煎蛋好几次都差点烧糊。

“在想什么?”平等院把开好的冰啤酒贴到德川脸上。

“没什么。只是,我们现在,和普通情侣没什么两样了。”

德川喝了口啤酒,又想起自己每次都以“我不喝酒”为理由拒绝了部员去酒吧消遣的邀请。自己也没觉得啤酒有多好喝,也许只是和平等院在一起喝酒,才有一种“年少放纵的青春啊”这种感觉。

“那是因为我们原本就不是正常人。”平等院笑道。“正常人绝对不会像你一样这么正经。”

“正常人也不会像你一样脾气这么臭。”德川回敬道。

“是,全世界只有kazuya酱让人永远没法想象他在床上说着浪荡话语的样子。是不是,嗯?”平等院说着手便摸上了德川的身体。

德川一口把酒喝完,站了起来,走到那一堆脏衣服里寻找自己的衣服。

“直接穿我的就行了。”平等院指了指衣橱。

德川看着眼前这个昏暗的小公寓,回想起自己家那整整齐齐的卧室,本应觉得很厌恶才是,不过却是无所谓了

德川整整齐齐地穿好衣服,把拉链拉到最高。

“哼,kazuya酱啊,你装什么正经。”

“在别人面前,难道也要像和你这样随时亲热吗?”

“呵。”平等院笑道,这个kazuya,怎么越来越腹黑了。

Love is all we need(26)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7703944

最后,Love is all we need这篇文完结啦!因为个人原因拖了许久真的很不好意思。但是这并不是结局噢,之后会写平德这个系列的文的第三部分,是他们大学以及入社会后的生活,偏离了原作的背景,是我按照我希望他们最后的结局所写的。所以可能和之前的两个系列画风不太一样,如果有读者喜欢看的话可以继续关注下去噢。希望19年能更新地很勤快!

 


Love is all we need(25)

德川考大学的前几日,接到了平等院的电话,他心里早有预感,平等院一定会打电话来。

“kazuya酱。我问你,你考完大学有什么计划吗?”

“没有,怎么了?”德川不解地问。

“那就好,记得别突然冲动就跑出去和别人疯噢。”

“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

“那好,等你考完,我再联系你。”

德川默默地挂了电话,平等院又在默默计划着什么?想来想去还是想不通,罢了,还是去复习吧。

 

德川随着一群学生冲出考场的时候,给平等院打了电话。如今他终于能理直气壮地问问平等院心里的那点算计了。

没等德川开口,平等院开了口:“kazuya酱,回家,收拾点衣服,我们出去旅游。”

“什么?”德川一时愣住了。

“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就等你了。”平等院原本有些激动的语气,终于缓和了下来。

“真是……太乱来了。”德川嘴上这么说,却还是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德川噔噔噔地急匆匆上了楼,倒是吓了他姐姐一跳。

“怎么了kazuya?”

“没什么,我要出去几天,拜托你和爸妈说一声!”

德川姐姐吓得直接上了楼,冲进房间。

“kazuya,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不就是一次……”

“是出去旅游。”德川打断了她的话。

随之而来的便是许久的沉默,只剩德川往包里塞衣服的声音。

“哈哈哈哈,我完全想不到kazuya也会参加毕业旅行这种东西,真是意想不到啊。”

“不好意思拒绝对方的热情。”德川只能这么答道,虽然他早已不知道用这张看似冷漠的脸拒绝了多少人的邀请了。

德川收拾完行李,就急匆匆出了门,往车站赶。

“旅个游而已,急得像和人私奔一样。”站在窗后的人嘟囔着。

 

一个多小时后,德川从车站里出来时不禁战栗,这儿的雪已经堆积起来了,漫天飘舞的雪花,让德川不由自主捂紧了脖子。

“在停车场等你。”手机收到了平等院的短信。

德川按照指示牌走到停车场,一眼就看到平等院叉着手等他。

“抱歉,让你久等了。”

“上车吧,别冻着了。”

德川一愣,平等院已坐进驾驶位,车随着钥匙的转动,发出了发动机的声音。

德川坐进了副驾驶。

“刚租的车,大冷天的,这里也偏僻。”

“你拿到驾照了?”

“是啊,刚拿的,倒是kazuya酱,你考得如何?”

“正常发挥而已。”德川答道,他盯着窗外的雪景,以及空旷的公路出了神,以不想再去思考那场已成定局的考试。

平等院本想问问德川,是不是在生自己的气,看到德川满脸期待地看着窗外,他也懂了德川的心思,这家伙,就是口是心非。

平等院在一家温泉旅馆门口停了车,推开了门。顺着一条在丛林间的幽静小道向里走,只有他们的脚步声,远处传来的水声,连雪花都是毫无声响地落下的。

他们随着酒店经理上了楼,来到走廊尽头的最后一间房间。

德川打开了灯,房间里却依旧偏昏暗。一进门便是一张红木小桌子,右手边,是卧室。德川脱下鞋子,向前走了几步,才发现客厅门打开,外面还有一个露天小温泉。德川迫不及待地打开门,一阵凉风扑面而来仍抵挡不了他的好奇心。温泉上方有个小屋顶,堆满了雪,温泉却是冒着热气,温泉后头便是山,尽管雪再大,仍抵挡不住绿色迸发的生命力。

德川站在窗口,被眼前的所见迷住了。迟迟不愿意挪开视线。

“喜欢么?”

“嗯?”德川这才意识到自己发呆很久了。

“我想kazuya酱也从没泡过温泉吧。所以就提前预定了这个旅馆。”

“你猜得真准。”

“你喜欢就好。”

平等院看到了德川嘴角那一刹那的浅浅笑意。

“那么,趁天还没黑前,泡个温泉吧。”

 

平等院盯着德川的背影出神,看着他缓缓脱下羽绒服,原本肿胀的身子瞬间显现出了该有的曲线。看着他脱下毛衣,牛仔裤,直到一丝不挂,缓缓打开玻璃窗。寒气夹杂着雪花瞬间让原本想慢悠悠走到温泉边的德川加快了脚步,看着德川踏入温泉,坐定下来,平等院才开始脱衣服。

平等院踏进温泉,坐在德川边上,搂住他的肩,德川也顺势把头靠在平等院的肩上。

两个人就这么在雾气中,看着远处被风吹得摇摆的树,自己却泡在温泉中享受,就已经足够好了,不需要任何言语。

德川摇了摇平等院的手臂。

“怎么了,kazuya酱。”

“说说你在大学里,这一年都发生了什么。”

前一年里,德川在繁重的学业中,虽然能与平等院发短信聊几句,但还有许多想问的,终于在高中生涯结束的那一刻,好像有了大把时间可以挥霍,发呆发够了,再和平等院聊天,聊完再慢慢想着之后该去做什么。好像可以遗忘时间的存在。

于是平等院便把他那些无处抱怨的话一股脑地道给德川听,什么入网球部的第一天就被和他同届的人叫学长,在学校里找人问路,被人毕恭毕敬地叫“老师”……

德川一边听一边笑,他就知道按照平常院这脾气,这点事绝对不会和别人吐槽,但一定会在私下里发牢骚,当然,也会毫无保留地告诉德川。

“剃了胡子还显老,看来你是长得真的老。”

“哈,kazuya酱只有在听到这些令我厌烦的事情才会笑吗。”

“才不是,是只有和你独处的时候我才能放松下来。”

“哦?是吗?”

说罢,平等院顺势把手滑倒德川腰间,挠了几下。

德川本能地一抖,赶紧扑向平等院。

紧接着便是一阵打闹,水花四溅。等他俩都筋疲力尽了,天色已晚。

德川这时候“乖”了下来,趴在平等院的胸口抱着他的腰,喘着气。

平等院整理了几下德川被水浸湿又杂乱的头发,盯着他长睫毛上的水珠出了神。

“kazuya,你长得真好看。”

“哦。”

“真冷淡,一定是被很多人夸过了,所以才无所谓吗。”

“……”

“你长得真的很精致,很漂亮。”

德川没说话,只是闭着眼。

“我觉得我们得去楼下吃晚饭了。”平等院说道。

德川睁开了眼。

“不然,kazuya酱,真的要在温泉里欲火上身,做出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来呢。”

德川坐了起来,哼了一声便爬出了温泉,嘟囔道:“我忍的住。”

“是吗?”平等院也从温泉里跳出来,冲进房间。

德川见状,赶紧把毛巾往身上一裹。

“我看忍不住的是你吧。”说完便窜进浴室锁上门梳头去了。

“哼,kazuya酱,是你先有反应的,关门也没用!”平等院在门口喊道。

“噢。”德川说完便把吹风机调到最强,好像平等院的“言语戏弄”已经对他无效了。

平等院拿了条毛巾,坐在浴室门口,擦起了头发。

 

 


Love is all we need(24)

终于轮到德川切蛋糕了,他反而还有点紧张。

“等一下,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还没点蜡烛吹蜡烛许愿呢,怎么就想着吃蛋糕了呢,不行!”

德川本该觉得这些都是多余的步骤,谁会相信生日许愿会灵验呢?然而这一次,他到反而没有抱怨什么,乖乖接过姐姐递上的蜡烛,一支一支地插好,点上。

在这么多人唱着再熟悉不过的生日歌,欢呼声中,德川许了个愿,吹了蜡烛。虽然他根本就没期待愿望会实现。

再开灯的一刹那,德川毫无防备地被平等院抹了一脸的奶油。

随即便是数秒的沉默。

“kazuya——我等了这一幕很多年了,我必须得把它拍下来!”

德川这才回过神来,冲上前去想抢他姐姐的手机,然而转念又想到这是平等院干的好事。便往蛋糕上一抓,直接拍到平等院脸上。

这下可好,两个人无视旁人的扭打起来,倒是把德川的父母给看呆了,德川姐姐在一旁笑得喘不过气来:“kazuya这家伙,小时候成熟得像个大人,长大了反倒调皮得像个孩子。”

这场“决斗”,终于还是平等院服输了——被德川逼到墙角,德川一手撑着墙,眼睛坚定地凑上前,平等院脑子里虽然一闪而过好几个念头想捉弄他一下,却瞥见远处注视着他俩的那群人,便打消了念头,一心求饶。

“kazuya酱,饶了我吧。”平等院忍住自己的笑意——毕竟德川现在这全身都是奶油,整齐的黑发也变得如同稻草一般杂乱,还混着奶油。

“哼。”德川这才收起手,转身就走。

看到父母和姐姐突然爆笑,德川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狼狈,只得低下头说了句,我上楼换个衣服,匆匆上了楼,平等院也紧跟其后。

“浪费了这么多奶油,真是可惜呢。”平等院进了厕所,关上了门。

德川一边用纸巾擦拭头发上的奶油,一边小声嘀咕道:“那还不是因为……”

德川的嘴,突然被平等院的堵住了,随之整个身体都仿佛触电般抖了一下。原本擦拭头发的手,也缓缓放下,最终搂住了平等院的腰。

平等院的嘴吮吸着德川嘴唇边的奶油。每一部分都不落下。从上嘴唇到下嘴唇再到嘴角。

“这奶油,怎么突然这么美味……”话还没说完,这次轮到德川一口吻上他的嘴,把他嘴边的奶油给吮吸了一边。

平等院倒没觉得有多惊讶,德川就是这个脾气,“有仇必报”。所以自己捉弄他的一刹那,就明白会被德川捉弄一边就是了。所以也任由德川贪婪地吻着自己。

“kazuya——再不下来,我们就把蛋糕吃了噢!”

德川这才挪开嘴,不情愿地擦了几下头发,随手拿了件衣服换上了。

 

坐了许久的飞机,又疯了这么久,德川洗完澡便躺在床上熟睡了。平等院见状,便默默把门锁上,轻手轻脚爬上床。

“平,等,院,大叔,现在几点了。”德川揉揉眼。

“8点了,你怎么也开始这么称呼我了,德川前辈?”

德川哼了一声翻了个身,自顾自睡去了。

“kazuya酱什么时候这么调皮了?嗯?”平等院挠了挠德川的肚子。

德川反手就想把平等院推下床。

“好了好了不闹了,我该回家了。”

平等院正要起身,被德川保住了腰。

“别走,多陪我……几天。”

平等院揉了揉德川的头发。

“学校网球部还有训练呢,我昨天请假一天,今天得回去了。”

德川默默松开了手。

“不过在走之前,我得好好补偿下kazuya酱。”

紧接着便是平等院搂住德川,温柔地吻睡梦中的德川。

“好了,我真的该走了,不然赶不上车了。”平等院穿上外套。

德川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从床上跳了下来,打开行李箱,拿了盒巧克力给平等院。

“我总想着给你带点什么,然而我真的不知道该买什么……我只能随便买了盒巧克力了……”

“我真是感动啊,kazuya酱竟然想着我。”

德川扭过头,开始换衣服准备出门了。

 

送走平等院后,德川一个人窝在沙发里,德川的姐姐顺手扔给他一沓东西。

“给你的。”

德川在疑惑中低下头看了看。

是自己昨晚的照片,当然,除了吹蜡烛许愿这几张是正常的之外,其余全是他满脸奶油的窘样。

虽然看的时候德川也笑了,不过他还是因为形象不保,把头埋在沙发里很久。


Love is all we need(23)

首先祝大家新年快乐呀。一转眼从我写这篇文开始已经是第四年了。然而四年却没有更新多少真是惭愧(捂脸)。从一开始就关注这篇文的真的很谢谢你们!一晃这么多日子过去了平德的粮也越来越多,我也真的很高兴这对的好终于被更多人看到了。最后希望自己新的一年不忘初衷,16年就开始构思的情节,也要抓紧写出来给大家看。最后再一次谢谢看文的各位~

自从和平等院交往过后,德川觉得自己竟开始变得人情世故起来。比如说这次出国比赛,最后照例有一天休息时间,他第一反应便是要买点什么纪念品带回去。然而德川并不是个喜欢购物的人,对特产纪念品却是一无所知,他这个完美主义者,又怕买回去的东西家人不喜欢,着实让他愁了一番。

“说起来,德川前辈,明天我们打算出去逛个街买点东西,要不要一起去呀?”

熟悉的声音传来,原本德川一听到这几个后辈的声音,内心都会莫名紧张,但现在却觉得这声音如同救世主传来的。

“明天我有空,一起去吧。”德川故作平静。

“那真是太好了,明天早上9店,酒店门口见。”

“明天见。”

 

德川本以为幸村会带上自己的队员一起去,谁知道就他和不二两人。德川愣了一下,幸村看出了他的疑惑,说道:“德川前辈,我的队员一心只想出去大吃大喝,所以就只有我和不二了呢,不会德川前辈你也要离开吧。”

“我……我不会,我也想去买点东西。”

“哦?德川前辈想买什么呢?”

“我,我也不知道,这儿有什么特产呢?”

幸村和不二相视一笑,果然和他们想的一样,德川不是个爱买东西的人。

德川跟着他们去了超市,幸村和不二推荐了几款饼干、巧克力,德川便胡乱拿了几盒装进购物车。虽说他很不习惯提着一大袋子零食在街上晃悠,不过此时此刻,他倒是有点好奇家里人,以及平等院看到他给买的礼物,会有什么反应了。

“幸村君,不二君,我有件事想问你们。”德川在餐厅里,等待上菜的间隙,问道。

“哦?什么事?”他俩眼睛突然一亮,难得德川主动搭话。

“那天我比赛完,你们是不是听到我,打电话了?”

“诶,怪不得,我就说德川前辈那天好像很羞涩的样子呢!”

“是啊,德川前辈,一定是给某个人打电话吧,我们都懂哦。”

这下,德川倒是不知道怎么回了,只得故作深沉叹一口气:“自从和那个人有交集,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不再被别人觉得我是个高冷的人。”

幸村和不二笑了笑,明明是比自己大两届的前辈,有时候又单纯得像个小孩子,真是有些羡慕呢。

 

德川下了飞机,提着箱子。

显然这次下飞机,箱子重了不少。来接机的亲姐姐也感觉到了:“kazuya,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多东西要带?”

“是我买了点当地的零食回来,想给你们尝尝。”德川如实回答道。

德川姐姐一愣。

“你这家伙,难得啊,早知道你会买东西,就让你帮我带……”

“姐姐,别为难我了,我随便买的,你要的东西我完全不认识啊。”

德川的姐姐一边把车倒出停车位,一边笑道:“我就知道,我能不了解你吗,不过你能想起来买点东西回来,可真是不寻常啊,难道是我这个弟弟终于长大了?”

德川没有伶牙俐齿,只得默默听着姐姐在这拿他开玩笑。

德川提着箱子开了门,姐姐跟在后面。

“kazuya,生日快乐!”

德川一脸迷惘,这是怎么一回事,还有,为什么平等院?会在自己家?

“我承认啦,是我的主意kazuya,一直没给你过过生日,这一次决定给你个惊喜,你的朋友我只认识平等院,我就叫他来了,可别辜负了你姐姐这一片苦心啊。”

德川深吸了口气,看着家里贴着五颜六色的几个生日祝福的大字,桌上的大蛋糕,还有蛋糕旁边的一盘盘美食,显然和家里一向平静的格调不太一样,这“小题大做”地反而让他有些想笑,自己早就不是小孩子了,哪需要这么隆重地庆祝生日?不过的确,自己有多少年没有庆祝过生日了呢?今年的生日,连自己都不记得了。好在,还有人在意着自己,尽管在他们眼中,自己永远是个小孩子啊。

内心所有的情绪波动,最终都化成嘴角的笑意,这次他笑得像个腼腆的小孩子。

“诶,kazuya笑了,快点拍照啦!”

“不要……别拍我……”

 


Love is all we need(22)

这几天可是把德川累得够呛,虽说还没轮到他上场,但他还得负责鼓励他的后辈们。

德川洗完澡,头刚贴到枕头,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kazuya酱啊,这几天过的如何?”

德川这才想起这几天忙的都没时间主动联系平等院,赶紧答道:“这几天,太累了。”

“那群小鬼们给你惹麻烦了?”

“没有,我时时刻刻都盯着他们。还得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来。”德川嘟了嘟嘴。

平等院哈哈大笑起来,“kazuya酱啊,说不定后辈都想对你说,在这么凶下去,会变得和平等院大叔一样老哦。”

“没有的事,你这个老男人,我才不会被叫大叔呢。”

平等院听着德川一本正经地说出这句话,在电话那头笑了。

“对了,明天有我的比赛。”

“哦,kazuya酱是想让我看在线直播?”

“嗯。”

“那你赶紧睡觉吧,可别打着打着就晕倒了。”

德川“啪”地一声挂了电话,手机里只传出“嘟,嘟”声。

“这个kazuya酱,脾气可真不小。”平等院笑了,改发短信了。

德川躺在床上嘟囔道:“这个老男人,就爱挖苦我。”

手机震动了一下,德川点开看。

“kazuya酱,明天就等着看你打赢对手了,在场上的时候记得我在电视前看你噢,晚安。”

德川笑了笑,回到:“晚安。”便合上了双眼。

 

偏偏轮到德川上场的时候已是日本时间凌晨,平等院本想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看自己心上人的,现在只得回到房间里,把音量降到最低。

“kazuya酱,好球!”平等院看到德川得分,忍不住从床上跳了起来。不得不承认,平等院也是个内心热血的人,然而不得不在队友面前摆出一副“我才是No.1”的样子来,才在看所有比赛时都是全场最淡定的一位。然而现在,在自己房间里,完全不用顾及自己的形象。

然而,比赛才开始了没多久,平等院就受到了家里人的不满,觉得他大半夜的不睡觉,还吵吵嚷嚷的。

为了不让他们影响自己专心看比赛,他只得敷衍道:“就今天一天,拜托了!”

看到德川差点输了决胜,又奋力挽回,最终赢下比赛,平等院终于一脸满足的摊在床上。虽然他现在困得不行,却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和骄傲,那可是kazuya酱。

平等院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他最终拿起手机,拨给了德川。

德川刚在更衣室里换完衣服,正提着包出去,手机响了。

“kazuya酱,恭喜啊。”

“谢谢。”

“我可是从头到尾一分钟都不落下地看完了你的比赛噢。”

“我……我也是想着,你在看着我的比赛呢。”

“哈哈哈哈,kazuya酱是不是心脏砰砰跳,紧张地不行了?”

“哪有,都参加过无数次比赛了,就是……就是觉得这次有些不一样。”

“那我就假装这是你对我的赞美了,我睡了,kazuya酱。”

“嗯,晚安。”

德川笑了笑,被人在乎着,原来是这般幸福。一个人撑起一片天的世界里,有人愿意与他一起分担。

“呀,这不是德川前辈吗,恭喜啊,前面的比赛真是太精彩了!”

“呃……谢谢。”德川的脸一下子又变地僵硬起来。

“德川前辈看上去很幸福的样子呢。”

糟了,不会被他们听到自己之前和平等院的对话了吧?德川神经一下子紧张起来。

德川只得故作镇定:“谢谢,大家赶紧回宾馆吧,总结一下今天的比赛。”

回酒店的车上,德川靠着车窗,默默嘀咕到,完了,和平等院打电话,估计全被他们听到了。